玛雅maya童年的虫趣

- 编辑:admin -

玛雅maya童年的虫趣

母亲用饭盒带回来很多小虫,不细看都分不清个儿,玛雅maya母亲说:“这就是蚕儿。”这之前我在同学小辉家见过蚕,青白青白的虫儿有两寸多长,它们吃桑叶。可眼前的蚕黑褐色的。母亲看着我疑惑的目光说:“蚕要蜕变很多次。”到哪给它们摘桑叶去?我跑遍整个龙潭湖,只在湖西岸的地方,看到几棵刚冒出嫩芽的桑树,这哪够呀?当时正是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的时节。母亲告诉我:“蚕还可以喂苦麻和榆树叶。”这下我那些蚕虫有了食物来源。它们一天天地长大,蚕的生命在一次次蜕变后变得美丽起来,长成洁白的大虫。我把它们放在手上,它们凉丝丝地在我手里蠕动着。两个月后它们就开始吐丝,作茧,成蛹,变蛾,甩子,在一张纸上留下一片生命痕迹,完成了一个生命的过程。夏天是昆虫生命最活跃的季节,刚到立夏,傍晚人们就能在楼前的小马路上看见一种大个的绿色蜻蜓。它几乎是擦着地面疾飞,嗖地在面前一闪就飞出去老远。它的学名叫蓝青姆,是蜻蜓中的上品。那时我知道的蜻蜓品种很多,它们是陆续出场的。小灰和花扇子飞在湖边的芦苇丛中和荷花间,6月最充足的阳光在花扇子身上最分明,全身遍布了一条黑、一条黄的条纹,像是昼与夜的痕迹。花扇子是最入画的,它尾部有一对扇子总在扇动着,在宁静的湖面上,它总停留在芦苇和荷花的顶尖部,瞬间又腾空而起,是微风一阵,又像是被烫了一下,在原地飞一阵又落下。蜻蜓在绿叶间嬉戏,总让人想到:小荷才露尖尖角,总有蜻蜓落上头。最常见的是黄蜻蜓,一进伏天它们仿佛是大自然变出来的戏法,一夜之间这世界哪都有它们的踪影。早晨逛公园时,无意间走进一片草地,眼前忽地掀起一阵声浪,很多蜻蜓忽地一下飞起来。人甚至能听见它们飞的声音,它们就在原地悠然地飞着。黑锅底像个神秘的大侠,翩翩地飞来飞去。红辣椒和小黄金是蹒跚来迟的贵客,尤其是小金黄,立秋后,它才孤傲地站在一枝很高的枯枝上。蓝湛湛的天把它黄灿灿的彩服映衬得更好看。它是蜻蜓中的孤品。我们这些孩子只能眼巴巴地看着。一只倒霉的小蝗虫落到我眼前,我三两下就逮住了它,并把所有的沮丧都摔向了小蝗虫。它奄奄一息地在那条弯曲的土路上抽搐着腿,我拿起它随手向河里扔去,立刻有两三条鱼儿围过来,争抢着,湖面上泛起一片涟漪的水波。一只金龟子像一个瞧热闹的看客,在我眼前嗡嗡地飞着。不远处的树林里又有一种声音在诱惑着我。伏天一种长得小巧精致有着绿色花纹的蝉,它的叫声很从容很有节奏感,它的学名叫寒蝉。“伏天——伏天”,它悠闲自在地叫着。蝉的种类有四五种,苍蝉是最常见的一种,黑黑的体型很大。我最喜欢寒蝉。循着声音终于看到,它趴在绿叶掩映的树干上。待我举着竹竿粘它时,突然,它沉寂下来。蝉是个聪明的虫儿,一旦它觉得有危险,先是停止鸣叫,旋即撒一泡尿,然后飞走,再也寻不到它的踪迹了。这时你也安静下来,过一会儿,它又会重新“伏天——伏天”地叫着。我举着竹竿小心翼翼地接近蝉时,猛地我的胳膊上像针扎了一样剧痛,我知道遇上了洋剌子,那种小虫碧绿色有玉米粒般大小,通常它躲在枣树叶上,人的肉眼一般难以发现,但它身上的毛,粘在人身上特别疼。很多年过去了,每当与童年伙伴聊起它,都有如芒在背的感觉,但我总忘不了。傍晚我回到家,母亲一看我手里的虫子,就知道我干什么去了。秋天来了,所有的昆虫依旧不甘寂寞。早晨一只绿色的螳螂落到我家阳台上,薄薄的羽翼裹着里面粉红色的身体,像舞女的纱裙。我刚要摸它一下,它勇敢地挺立起前身,举着一对大钳子,小三角形的脑袋警惕地看着我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。我才对它不感兴趣呢。因为屋里的蟋蟀(又称蛐蛐)叫起来了,它们才是我最宠爱的虫儿。屋角我的床底下,一排溜摆着六七个蛐蛐罐,夜晚它嘟嘟的欢叫伴我而眠,白天我带着它与小伙伴的蛐蛐捉对厮杀。我给它们起了好听的名字:蟹壳,黑头儿,将军等。这些小虫儿可需要精心地照顾,蛐蛐罐里必须垫上一层厚厚的细土,均匀地喷上一些水,始终潮湿温暖才行。蛐蛐待在这样的环境里,只要两只雄性遇到一起就奋力厮杀,直到其中的一只扭头逃窜或蹦出罐子,留在原地的那只则振翅而鸣,仿佛向主人报功似的。再看两个斗蛐蛐的男童,一个满脸羞愧,一个洋洋得意,这时刻不知给我和小伙伴们带来多少乐趣。后来我才知道中国历代民间养蛐蛐的历史可长了。早在《清宫词鳖山蛰声》中就有记载:“元夕乾清宴近臣,唐花列与几筵平。秋虫忽向鳖山底,相和宫嫔笑语声。”那时候为了逮一个好蛐蛐,我们常骑着自行车到郊区的田地里去找。童年的时候在凉爽的夜晚,有一种虫儿的叫声最好听,如金钟悬空一般,丁零零地摇出一串儿悦耳的声音。我是在楼下一家修理部旧物堆旁听到它的鸣叫,隔着一扇大铁门我觉得它的声音仿佛很近。我用手电筒照了很长时间都没看到它,但那声音我一直没忘。后来我才知道翁偶虹先生在《老北京人生活艺术之三》这本书中,对此曾有过详细的描述,那虫儿就叫金钟儿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